王峰对话易理华、楼霁月:区块链金融落地是最强武器 | 【了得专访】

区块链技术发展到今天,离实际落地应用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似乎离华尔街更近。比特币从诞生伊始就被称为是“法币的终结者”、“数字世界的黄金”,十年之后,比特币的金融属性仍然远远大于其实际应用。除了比特币,数字货币的世界纷繁复杂,吸引了一大批传统金融行业从业者及个人投资者们早早入局,掀起数字货币金融市场的一片繁荣。早期参与区块链项目一级市场投资的了得资本创始人易理华认为,金融是社会发展最强的武器,而区块链技术在金融行业的落地,已然是巨大的进步。


本篇文章来自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与了得资本创始人易理华、Tokenmania数字资产管理集团创始人楼霁月的私密炉火对话,两位资深的行业投资人分别分享了自己在投资和资产管理领域的深度见解。对话分为上、下部分,以下内容为上部分,Enjoy:


王峰对话易理华、楼霁月:区块链金融落地是最强武器 | 【了得专访】

 王峰对话易理华、楼霁月


第一问:如何看待市场遇冷?


王峰:我觉得我进这个市场以后,很快看见市场开始凉了,但我们信心还是蛮大。我们自己也在思考,我们的生意应该怎么跟市场往下走。我隐隐地感觉最近这几个月,尤其是这两个月以来,做一级市场的投资公司都比较安静,我感觉易理华你这两个月的声音反而不如之前四五月份。感觉那段时间声音其实蛮多的,特别明确集中火力,但是楼霁月的生意却越来越多,二级市场包括量化,口碑也好,生意也好,我听到的事儿是越来越多。就眼下这个大的市场环境下。你们各自是怎么看的?怎么面对这个问题?


易理华:实际上因为市场的关系,你看这几个月中国Tokenfund都没声音,都不投了,这也是我们内部的一个调整。我算了一下,我们都是自有资金投资,今年真金白银投了6个亿出去,可能相对于以太还可以,但如果以法币计价,我们将近亏损一半。 


我们内部在讨论怎么算这个账,到底是挣的还是亏?在区块链领域都是币本位,但我们相对法币是亏的,就大大减少了投资。我们算是这个行业里面为数不多的几家真正用自己的钱去投入、去支持区块链项目的,但很多项目出问题,其实令我们很失望,大部分财务也不透明,项目也不负责任,所以我们在一级市场就减少了投资这一块。在自营业务这一块我们重点深耕了,LD Group有五个板块业务,包括我们正在聊的资本也属于其中一个板块业务,也做了一个钱包51token,区块链的基础设施我们都在做,最近一直专注深耕的这些事情,所以就比较少对外发声。当然现在可能二级市场机会比较大,大家都在关注,楼霁月可能声音比较多。


王峰:咱们资管到底有多大规模?


楼霁月:因为我们两个真的是信奉数字货币的,其实我们两个人身上的钱加起来可能就只有20万,用来交交房租什么的,我们一直是以数字货币计价的。资管的规模可能一直是在4万个BTC左右。当然现在业务线拉长了,加上借贷OTC,做市什么的可能要大很多,资管一直都是这么些。


第二问:数字资产管理的门道


王峰:一定会有很多人有兴趣资管业务是怎么做的,因为好多我们在座的人可能是工科背景多一些,有的互联网出身的多一些。我们有腾讯出来的,也有大学教授做AI的,金融圈的也有,我想能不能给我们讲一讲数字货币的资管,包括量化交易里的一些门道? 


楼霁月:从几个角度来分类它,第一个就是我怎么做。我有自营和外部团队,我自营有五个团队,我也是一个母基金,我对外投资其他的量化团队,判断的标准就是以我自营资金的表现为基准,只要你高于我,我就留下你,在我的Portfolio里保留你,低于我你就被淘汰了。过去两个月我一共淘汰了26个外部团队,有很多很知名的量化团队,我其实都投过。


王峰:你自营的那一部分回报到什么程度,有标尺吗?


楼霁月:其实是不太好说的,但可以透露一下:因为策略有不同,单纯的现货套利,今年可能可以做到20%左右,如果加上期现,跨期可以做到更高。但这个不能够算上USDT新的一些波动,因为如果你算上它的话,它原先溢价高的时候好做,但是它如果低于USD的价格,一些跨期套利一定是会浮亏的。


这是纯Arbitrage,如果算上Market Making,他们可以是同一个市场的Premium,就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这两个肯定是叠加在一起的,如果你的团队够好的话,Market Making应该会比Arbitrage要高一点,但是它的市场容量非常有限,这种算是中高频策略,还不算高频策略,但是它市场容量是有限的。


如果再加上CTA那就不一样,CTA它是做多β,在极端环境之下就会有一个比较好的一个表现。但CTA也有偏空或偏多的,所以就是行情一直下跌,有一些偏多的也不一定好,行情有时候会反弹,这一个月你偏空的条件也会不好。还有一些就是高频的,交易的原理就是我的交易比你价格变化的速度快。比如说我就是赌你市场的高抛低吸,虽然这市场也快,但是没那么快。比如说它价格的变动可能是在两分钟级、三分钟级,但是高频它可以做到比如说秒级,默认的一分钟以下的我们定义成高频,它变化速度就比你的趋势上面的区间要短,所以它大概收入高于它的亏损率的,所以它是赚钱的。它的回报率很高,但是容量非常低,而且它对于交易手续费特别敏感。因为我们的自营团队做这个事情已经快两年了,我们与数十个交易所保持着良好的做市商合作关系,别人的手续费没有像我这么有竞争力,他们高频就没办法做到我这么高,还有一些其他的策略,但是差不多这三种用的应该是最多的,这是从策略上来讲。


管理角度来讲,我现在PM有一个,风险管理有三个人,TAMC的若干个合伙人工作能力都十分突出,但他们都愿意和我一起把TAMC努力做好。国内一些传统市场和基金的leader或者是总经理,也都愿意以各种形式加入到TAMC中来。我每星期会办一个会去观察它的净值,我们有一套Private Broker的系统,接了每一个Fund的净值,当它低于它回撤的Limitation,我就会叫停。它有异常会叫停,它如果表现不好我会叫停,会有一些公共手段,我的Portfolio Manager全权代表我,但我有一票否决权。


王峰:有两个数字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个是现在基金里一共多少合伙人?除了你自营当标尺的业务以外,你可以一起合作的partner,你估计中国现在有多少在做资管服务的这些team?


楼霁月:TAMC内部现有若干个合伙人,他们均在各自的领域有所建树,考虑到TAMC还在高速发展期,我们愿意接受更多的有能之士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TAMC。我再说另外一个数字,我投过的外部资管团队超过40家,推过来材料的超过100家,中国现有的资管团队保守估计现在可能有2000家以上。 



第三问:熊市的投资逻辑


王峰:现在市场环境或许比困难,如果你从投资角度来看,现在还有哪些项目、哪些领域值得去投? 


易理华:不管是互联网时代也好,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也好,投资本来是一个万里挑一的事情,只不过是在去年那个大风口的时候,所有的猪都在飞,所以今天说我们投资又回归到万里挑一的常识,其实还是有很多投资机会,比如第一梯队或者第二梯队的互联网公司,在跟我们合作的有好几家,这也是我们默默在努力的地方,包括我们在股权方面有一些重要布局,以前我们可能是遇到十个项目大概投三个项目,现在可能遇到二十个项目,投一个项目。我认为只要一个行业在,就一定就会有投资机会,但是投资逻辑和投资方法肯定要发生变化。


王峰:说到投资,我算是比较早进入早期的软件行业,后来2000年以后就看到互联网的机会,自己去做跟互联网相关的一些生意。我觉得两次好像投资,一次我记得1999到2000年左右。那时候只要你从国外MBA念书回来,你公司加个.com,一定拿到风投,那是第一阶段。第二阶段是2009、2010年移动量爆发的初期,只要你是BAT出来的,还带了几个不错的有了业务或者技术上逻辑,也能拿来换钱。那么回来讲数字货币区块链好像也经历一个时期,但我总感觉还没有到,因为总体来讲炒币的也好,对区块链理解确实在太少其实我也觉得日本也没到那种像他们说的那么热闹,是不是整个区块链大热的时期还没有完全到?易理华你怎么看?


易理华:其实现在还只是一个很早期阶段,其实你看互联网发展了30年,真正到宽带这个基础设施服务提升以后,互联网才能真正跑游戏和电商的,移动互联网也是,智能手机的成熟和4G的普及才促进了移动互联网的大爆发。所以区块链其实是有一个原教核心价值,比特币定义了一种去中心化的资产形态,你看在今天所有区块链这些Top项目里,大部分是没有这些价值底层的原教因素的。比特币是没有募资的,是社群生态发展起来的,这些项目募资就会有利益诉求在里面,甚至团队70,80的持有量,它违背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社区共识以及所有的这一切的宗旨,所以现在的区块链根本就没有所谓的2.0、3.0、4.0,都是忽悠的,现在区块链依旧是停留在1.0里。或者说你1.1,现在的区块链还是处于1994、1995年的那个互联网阶段,所以我认为真正要突破的是到2.0,真正的是达成了下一个共识。


到今天为止这个行业的人投来投去,都还是为了多挣几个比特币,还是1.0时代,下一个比特币什么时刻来临,我相信一定会有,也许是现在的某个项目进化出来,也许是全新的物种,什么时候来临?谁也不知道,我们也在寻找,在没有来临之前,大家都盯着做比特币,来临以后,谁能抓住下一个比特币,谁就真正抓住了大势。


第四问:区块链金融落地是最强的武器


王峰:我自己反复思考,互联网改变了信息流,当然他那时候也提到扁平化、民主化,但是从中本聪创造比特币以后,我们叫做价值互联网。但事后再来看,我感觉区块链它离金融华尔街更近,所以会不会现在的整个区块链阶段,更多的价值兑现还是在偏向金融行业,而不是在我们看到区块链应用,因为我自己来看,我觉得现在公链可能有一个很大的野心,但其实这两年很多人已经跑到去落地应用上。那么应用的这些创业项目,从投资角度看,你觉得现在时机到了吗?


易理华:两个维度,第一个是区块链跟金融的关系。其实人类历史那么多次的进步,很大程度上跟金融有关,比如像当时公司制的第一次诞生,东印度公司模式去海外拓展,实际上我认为它也是一个金融模式创新。包括中国的改革开放很多内容,也是金融模式的一个改革,美国也是通过金融控制权之间发展起来的。所以其实金融业是社会最强的武器,我们这样来看,如果是它已经在金融行业能发生改变,那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


互联网是传递信息,区块链因为信任方式的改变,传递了资产和价值,我认为在金融行业还只是刚刚开始,把金融行业做透,其实已经很大了。


当然在别的行业里,从社会的角度来讲,区块链不能仅仅是一个金融产业,实际落地有什么应用?金融加产业才是关键,其实我们也看到有一些行业是现在比较适合的,区块链有了新的发展顺序,就像互联网时代,最早是邮箱,后来是新闻、电商。在区块链上面,我认比较看重内容、物联网、存储等方向。


区块链改变了三个东西,第一个是数据所有权,第二个是激励机制,第三个是信任底层,那内容是最好的一个方向,就是激励给社会带来进步,78年改革开放就是把土地权释放给了农民,激励方式发生改变,激励农民更加积极地生产,其实内容行业也是。


在出版行业里,最初出版社利润是拿90%,作者拿10%,但是大部分出版社还是亏的,因为它的经济模型不行。出版社是一个非常古典、非常臃肿,非常落后的一个中介机构,需要审批、印刷、库存、渠道费、宣传费,那他多拿90%也是亏的。到了亚马逊电子书去时代,亚马逊拿70%,作者拿30%。因为亚马逊它还是一个渠道商,它还是有电子书和公司经营的成本。


到了知识付费时代,平台方拿50%,作者到拿50%,五五开,平台还是个中介商,有公司运营和宣传成本。但到了区块链的时代,真正的贡献者拿90%以上,贡献者包括创作者、内容提供者、传播者、评论者,这都是可以追溯来进行激励的。


区块链就是经济模型改变,从一个绝对中心化的出版社转变成一个多中心。如果我们以后在区块链上一个电影,他的收入大于在电影院渠道发行收入的时候,谁还愿意去电影院?天天点头哈腰跟王公子说,给我发个电影吧,大导演大演员谁都敢怒不敢言。传统的中介渠道的革命就开始了,这是我认为这在内容行业的革命。


包括物联网时代,云储存这样一些行业,包括游戏,我认为都有很巨大的前景。只不过是技术进展、研发需要一点点时间,基础设施还没有成熟,但现在还是有投资人敢投,因为即使没有实际落地,很多投资人认为再过一两年还能起来,并不是不看好区块链,整个社会从各国政府,大企业都意识到区块链的绝大前景和价值,所以我作为行业多年从业者,肯定要承担一定风险去积极投它。


感谢您的耐心阅读!以上仅为对话上半部分,请关注对话的下半部分!


王峰对话易理华、楼霁月:区块链金融落地是最强武器 | 【了得专访】

王峰对话易理华、楼霁月:区块链金融落地是最强武器 | 【了得专访】


2018年11月19日、20日,「重构世界·2018 全球区块链新经济杭州峰会」将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举办


峰会由杭州市人民政府主办,杭州市经信委、杭州市金融办、萧山区人民政府、杭报集团(华媒控股)承办,钱江世纪城管委会、火鸟财经执行。


峰会主题为技术驱动经济,立足打造区块链创新、应用和人才高地,邀请政府、商界、学界嘉宾,共同探讨推进“区块链+”金融、制造、医疗、教育、贸易、政务服务,催生新的应用场景,打造新型应用模式,为打造和奠定杭州区块链之都的地位做出新努力。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报名,欢迎报名和合作咨询👏👏👏


了解更多:

了得快讯 | 了得资本荣登胡润区块链企业排行榜前三十强

了得快讯 | 了得资本成立区块链研究院,首批计划投入超过一亿元

王峰对话易理华、楼霁月:区块链金融落地是最强武器 | 【了得专访】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了得资本

2018-11-02T18:24:49+00:00